风乎舞雩,咏而归——2013姚班春游小记

2013年04月17日 浏览次数: 0

(通讯员 李竺霖 范顺豪)阳春三月,姚班本科生和老师组成75人的大部队一道出行,览帝都之春景,慨造化之神奇。

331日清晨,天蒙蒙亮,光昏暗得很,我们已然聚集在园子的东北门,整装待发。两辆大客车,载着我们对美妙春景的憧憬和期待,稳稳的开动了。近两个钟头的车程中,起初,我们吃着学长、老师们辛苦准备的早餐,悠闲地侃大山;渐渐地,或许是由于昨晚学霸到深夜,或许是由于今早起床格外地早,我们在暖暖的空气和颠簸的车子中,睡着了。醒来,却换了人间,怀柔郊区的景致呈现在我们面前:人迹寥寥的道路、雾气缭绕的青山、偶尔飞掠头顶的鸟儿似乎都在默默地迎接我们的到来。

第一站便是青龙峡,古名苍龙峪,古人曾赋诗于此:苍龙日暮还行两,老树春深更着花。传说苍龙峪历年夏季水量大增,溪水奔流不息,老龙行雨所致,加之峪内植被好,山色苍茫,故名苍龙峪。青龙峡果然名不虚传,虽是早春,不能看到淙淙流水和成荫绿树,但也感受了万般生灵的隐隐复苏。要数舒展胸襟莫过于青龙峡大坝,正是应了无限风光在险峰这句话,取道通天洞,拾级而上,登临坝顶,滚滚流水尽收眼底,我们似乎也和群山并立,远观灰绿色的景致,不禁叹服造化的鬼斧神工。

一路上,我们欣赏了沿途青山绿水的优美景色。两侧的人工植树林尚未吐露新芽,脚下的人工湖早已碧波荡漾。石壁上还书有不知哪位书法家的墨宝,一字镇山,惊世骇俗,令人拍手称绝。

中午休息在农家餐馆,饱了肚囊,歇了脚步,涨了精神。虽没有在校园里的丰富,也不及某些菜肴美味,但让我们这些象牙塔里的同学体会到民间的味道,品尝到自然的清新。

下午雁栖湖的情调和青龙峡迥异,一望无垠的湖面似是给山色平添一分柔情和秀气。同学们三三两两搭乘小船,星星点点地散落在静谧的湖面上。湖的一侧,经典的杀人游戏在水波间中重新演绎,而另一侧,同学们不甘示弱地打起了水仗,相继上岸,才发现身上早已片片水迹。我们泛舟湖面,纵情山水间,乐极无穷。

此次春游之行,我们都变成了醉翁,只是醉翁之意不在景,在乎人。园子里虽也有樱花、桃花的绽放,但整天行色匆匆的我们却不能停下来欣赏他们的美,可是今日,远了园子,近了春天,心变得柔软,不分老师与学生,不分男生和女生,不分大一与大四,我们都是踏青者——春天的主人。

且看那个带队前行、朝气蓬勃的老师,且看那个拿着交叉信息院的小旗子耍来耍去的男生,且看那个奋力摇着桨不甘示弱的女生,且看!且听学长朗诵着先贤文字,且听湖面上小舟泛起的哗哗波浪,且听!如此场景和三千年前曾皙的理想竟是惊人的相似:莫春者,春服既成,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,风乎舞雩,咏而归

天色渐暗,傍晚时分,春游行将结束,带着几分不舍和留恋,带着对故地重游的期望,我们三三两两地回到了车中。

回园子的路上,我们最大的感慨便是偷得浮生半日闲,园子里的我们被deadline追的深沉,园子里的我们在食堂里讨论的都是python编译器的实现,园子里的我们相见时只能匆匆打一个照面,今日的我们却能够全心全意沉浸在春景中,不失为人生一乐事。进了园子,春色似乎也随我们而回,心情却好像和离开时有了一丝不同,多了分愉悦?多了分恬淡?多了分安然?

走过三月的最后一天,我们将赏着动人的春景,继续前行在计算机科学的道路上。

(本文计科10、计科00、计科90均有贡献)